鸳尘乱

微妙的自我厌弃中

……感觉又被编剧给搞了,说好的天地断情结果三乘联手,天地还秀了一发恩爱,讲道理咱能好好儿取名字不搞事儿嘛????
另外心疼剑毛一番……编剧该收的刀片儿还是少不了

立个flag,这星期如果真跟标题一样天地断情,爷以后就只放be出来报复社会……

练笔1

不吃药的产物

别问我这是啥,要知道写它的时候我的脑洞跟成品差了十个猴哥儿翻的筋斗云

大概……是灵异向(?)


————

这栋宅子似乎一直都是没有人的。

没有除了她之外的人。

沉渊提着灯笼走在长长的围廊里,她的步子很轻,提着灯的手也很稳,远远望过去仿佛飘在这宅子里的一个魂一样

许是怕挡了烛光,她的袖子被往上折了几折,露出了一截纤细的手腕,腕子上挂了一串白玉的佛珠,穗子垂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灯笼杆

真奇怪,沉渊想,她是不信佛的,可她不记得这串珠子是什么时候挂在她手腕上的,如同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会穿着这样一身衣服

一身黑色的……丧服?

沉渊提着灯笼,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

这条路她应该是走过的

根据呢?她问自己

比如——再往前走上十步,她右侧的围廊会出现一个拐角

于是她往前,顺着拐过去了

看吧,果然是来过的

她心想,但是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穿着这身衣服,这些就如同这个奇怪的灯笼一样,她并不知晓来历、原因

然后她就在这里了

她顺着拐角走着,然后停住步子,眼前已经没有路了 没有路,但是有门啊

厚重的朱色大门,突兀的出现在这重重围廊里,周围除了她以外,没有活着的东西

……真是压抑又让人讨厌的气氛呐

她感叹着,上前去推那扇门

出乎意料,门很容易就开了

有淡淡的香气从门里泄了出来,带着一点甜味儿,又似乎因为时间太久而显得沉闷

她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灯笼杆,那灯笼杆做的很奇怪,被做成了弯曲的模样,拿着末端就可以将它挑的很高,只是有些拿不稳罢了

她挑高了灯笼,伸进去照着,那门中似乎仍旧是一条路,灯笼只照出了一点模糊的影儿,但是墙上好像画着什么

要去看看么?她想

她是好奇的,但是又不是很想进去,总觉得……进去了,会被某个人严厉的训斥

可那个人是谁啊?

她现在似乎什么都记不住了

于是她将门推得更开一些,提着灯笼进去了 门里仍旧是一条走廊,只是这走廊两边,不是暗沉沉的空气,而是用墨与金粉绘制的壁画

沉渊一边挑着灯笼去看那些壁画,一边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这里似乎有些潮湿,她长长的衣摆拖在地上逐渐有了沉重感,鞋底落在地面,也会发出轻微的啪嗒声

这让她吓了一跳,走路的动作更加的轻巧了 壁画绘制的很大,很宏伟,山川草木,日月星河,最上面还盘了一条龙,墨黑的

还挺吓人的,她想,然后听到走廊的另一端,似乎有什么动静

可听了一阵儿,那声音又没了

好奇怪,她想,那阵香味儿似乎更浓了,甜的开始带了一点儿腥气

她皱起了鼻子,这个味道不好闻

于是她提起灯笼,草草的扫视着壁画,提快了速度往前走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赶,但是总觉得,不快一点的话,会有什么事来不及 这条壁画通道并没有之前的围廊那么长

她很快就提着灯笼走到了另一扇门前,但是这扇门是开着的,她愣了一下,提着灯笼凑上前,然后一阵怒气在心里冒了出来

那扇门上原本应该有个精巧的门锁,是白玉做的锁芯,用黄金描绘了祥云的外形,可现在,门上只有一个空洞,和满地的木屑而已

很明显,有不受欢迎的客人擅自进来了

这个认知让她很不高兴,尽管她不是这里的主人,但是现在她心里的怒意却让她只想将这不请自来的客人狠狠地收拾一顿

她举着灯笼快步的往里走,那阵香气的味道已经越来越重了,甜腥的气味儿也越来越重,熏得她有些昏沉,然后更加亢奋

又是一段走廊

她走过这段路,面前的这扇门比起之前的几扇更加的精致,可其上的门锁也被破坏开了

她想了想,轻轻吹熄了灯笼,然后推开了门

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有无数的光突然亮起,照亮了这被三重门藏着的地方——

这是一间装饰的很富丽精致的房间,一切按照主人曾经的生活习惯来摆放,只是原本是床的地方,现在摆放的是一口沉香木的棺材

沉渊快步走上前,那棺材完好无损,甚至于房间里其他的摆设也完好无损,要说有什么不对劲的,就是那倒在门后的,两个穿着怪异的人了

沉渊走到那两人身边,才注意到在另一扇门后,有个和自己穿着一样衣服的女子倒在地上,只是身体已经被撕裂,手上的佛珠也被扯开了来,浅青色的珠子散落了一地

她叹了口气

这里的日子漫长而看不到尽头,甚至于让她忘了,自己早就不是一个【人】了

她将那些散落的佛珠一粒粒收好了,这才转身去看那两个人

那两个人还没有死,只是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她,两个人的腿被锋利的剑刃钉在地上,血正缓慢的流出来,散发出沉渊之前闻到的甜腻香气 沉渊挑起自己的裙角蹲下去,在那两人绝望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白皙秀丽的一张脸,只是没有半点活人的生气,连眼睛,都是乌沉沉的死物

可不就是死物么,她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纤长锋利的指甲在烛光里闪着寒光 她又开始举着灯笼在围廊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了

只是这次她的步子很慢

因为这次不是只有她自己

她一只手举着灯笼,另一只手扶着那个原本倒在门后的女子,女子的动作有些僵硬,随着她的步伐慢慢的走

偶尔衣袖扬起,可以看到一串青色的佛珠,正带在那满是缝合痕迹的手腕上 end

这是一个非常隐晦的百合向女粽子日常(?)

【你也许不会相信,但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那些掩盖在胜利与竞争之下的东西,都是我的亲眼所见】
【那位队长还很年轻,他身后的队伍也不过才在这个圈子里出现了两年的时间,但是所有人都不能够去轻视他们,或者说,轻视之后都被打脸打的很惨】
【然而我现在还有一点好奇的地方,因为这两位除了比赛之外几乎是毫无交集的队长,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的故事,或者说,我对于那个一切的契机,非常的感兴趣】
【我不知道我的同事里有多少轮回黑,但是我知道他们当中有不少是兴欣黑,比如那一位在兴欣刚刚出道时就跟这只队伍死磕上的前辈,这几年和兴欣对着干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执念——到现在没有被粉丝套麻袋打一顿也确实是奇迹】
【我是一名记者,电竞记者】




嘛……期末考估计会挂两门所以不开心的来放预告求攒人品
新坑cp周乔(大概?)可能会比较压抑……我尽量写的好一点
邱乔的那篇我写完了真的!但是原文不晓得扔哪里去了(不要打我!)
王乔的分手可能会坑……因为这个写到后面跟原本的初衷就不一样了,说起来也是开始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结果控制不好了(斯米马赛)
以及最近跳坑文野海贼……咳寒假我会好好更新的我保证!
所以,如果有人愿意看这篇的话,我很开心
@鸦霜 求催更求人品 o(╥﹏╥)o

七月新番东篱剑游纪看了嘛?没错我又要跳票了(开玩笑)@鸦霜

在霹雳差不多浪够了准备把自己团吧团吧打包滚回来……
于是除了写完但是懒得发上来的邱乔跟一开文档就卡的我欲仙欲死的王乔分手之外现在有几个好玩的梗
一个是翔乔的基三背景,#818我那个小号一堆总用人妖号撩我的情缘#
还有一个小乔颜控然后单方面stk枪王最后被枪王大大吃干抹净的
以及一个策乔的abo【望天】
还有就是我想写喰种paro啊……周乔王乔啥的各种带感
然而我不吃高乔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你来监督我呗【说起来我欠你几篇贺文了你让我好好算算……】@鸦霜

【全职】【邱乔】放肆生长(上)

脑洞开的小短篇,未完

邱乔...小队长X小队长,未来赛季设定,一帆腹黑注意

依旧有ooc,求轻拍

可能...有点...污

以上——————————


  你永远不明白恋爱中的人们能做出什么疯狂而没有理智的事情


  乔一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正被邱非压在嘉世楼梯里一个不是很隐蔽的角落里亲吻


  年少人血气方刚,对于这种极亲密的事情有本能的追逐,乔一帆被亲的几乎喘不过气,他一边儿回应着恋人的热情一边用残存的思维想这次他的嘴唇会被凌虐成一个怎样的凄惨模样


  不过...管他呢


  兴欣年轻的阵鬼搂着嘉世的小队长的脖子把他拉近自己,并凑上去,努力消除两人的身体间距


  他们现在只是处在热恋期的小情侣而已,在漫长的夏休期后亲热一下,这应该不是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除了地点和时间以及双方都不那么理智的情绪外,这本来该是一次完美的约会


  邱非放开乔一帆的时候有点小懊恼


  夏休期的时候乔一帆回了B市,长达两个月有余的漫长休息期里两个人除了网游里并没有很多的联系,出于家庭因素的考虑乔一帆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嘉世队长的所有电话和视频要求,直到某次日常抢boss时战斗法师气势汹汹的一个豪龙破军冲进兴欣的阵营


  围观人员纷纷表示眼已瞎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七十余天的时间足够让这份思念泛滥相思成灰


  还是那句话,处在热恋期的年轻人,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


  邱非看着恋人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忍不住又凑上去狠狠在对方的唇上咬了一口,本来就被折腾的红肿的嘴唇带着湿润的色彩如此的勾人眼球


  ——所谓的秀色可餐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邱非觉得自己现在,很饿,非常饿


  乔一帆笑着凑到邱非的耳边,轻声问


  “你觉得闻理他们还有多久会回来?”


  某人的手指在腰间不安分的画着圈儿,一下一下,像是挠在另一个人的心上


  等到闻理一行人走到楼梯口时,嘉世的队长已经拐带着阵鬼不知所踪


  


【全职】【王乔】我们用表白的方式分手01(重写

之前大纲没写就开了头放上来了,结果脑洞胎死腹中卡的我欲仙欲死,于是删掉写了大纲重新来_(:з」∠)_

个人感觉人物性格偏差很大所以会有ooc比较严重,求轻拍以及欢迎指正

没有文笔...以及非常短小

看题目应该知道会是不怎么轻松的文吧?不过尽量不虐吧!= ̄ω ̄=

以上

============================================

01


      我曾经喜欢过你。

  乔一帆这么说的时候已经喝的半醉,他用手支撑自己的脑袋免得栽倒在茶几上,微笑着,红着脸看着对面的男人。

  别误会,只是因为房间里温度过高和酒精蒸发乔一帆才会染红了脸颊。他早就过了面对喜欢的人面红耳赤的年龄了,而对面的人想来也不会介意一个喝醉的人的胡言乱语。

  时间是第十二赛季的全明星赛后的晚间聚会,兴欣年轻的阵鬼对着微草的魔术师面不改色的说出了曾经自己最大的秘密。

  而王杰希皱着眉看着这个曾经腼腆害羞的后辈,在说完那句话后乔一帆摇晃了一下干脆的倒在了茶几上。呼吸平稳面色平静,就像是几年前被灌倒了的叶修的翻版。

       这可真是个大麻烦,王杰希心想,各种意义上都是。

  而王杰希不知道的是,第二天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乔一帆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太阳穴抽搐着疼痛,他呻吟着在床上翻了个身,一边模糊想着下次绝对不能再被包容兴灌酒了一边听到有人在向他说早安。

  “唔...文逸哥早”乔一帆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早安,随即意识到这里不是兴欣的宿舍安文逸并没有和他在一个房间。他抬头去看,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那不是安文逸的声音,他的房间里此刻站着的是一个有些眼熟的“陌生”青年,端着杯子在距离他床头不远的地方打量着他。

  青年很自然的将杯子递给乔一帆,杯子里是满满的温热的绿茶,对于宿醉刚醒的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乔一帆愣愣的接住杯子,仍旧迟缓的大脑听到青年跟他说了什么。

  然后乔一帆手一抖,半杯茶水贡献给了地毯,另外的半杯则是洒在了他的睡衣和床铺上。


  他听见青年对他说:


  “你好,很高兴见到六年前的我,我是六年后的乔一帆。”


  

  王杰希这天早上起来之后,眼皮子就开始跳个不停。

  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那么两个眼皮一块儿跳是怎么回事?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有一个长得跟他很像的人正站在窗户旁盯着他,脸上是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配合着那双大小眼营造出一种恐怖片片场的氛围。

  “你好,六年前的王杰希,我是六年后的你。”


  年长者看着年轻的自己,无视对方呆滞或者探究的眼神扔下一枚炸弹

  “可以告诉我六年前的杰希/一帆在哪里么?”


咳...不怎么会排版

以及这就是一篇未来奇幻【什么鬼的文章!有没有想到呢hhhh

好吧其实是未来的自己来帮助自己谈恋爱【你确定?最后结局会是happy end!信我!

下次会很长的!

【全职】【all乔】痴汉三十题30惩罚

惩罚【叶乔】

之前无故失踪的第三十题www给叶神发个糖
ooc注意,脑洞清奇,没有文笔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以上
——————————————

虽然他们这些选手因为职业地关系基本不怎么动酒,但是叶修没想到乔一帆的酒量这么差。

仅仅是几块儿酒心巧克力就醉的不省人事,这东西的酒精浓度还没有啤酒高吧?

瞅着脸颊微红半躺在自己怀里睡的一本满足的后辈,荣耀教科书长长的叹了口气。

甜蜜的惩罚?

这是一次战队内的聚会,为了庆祝兴欣在没有叶修的情况下成功打进了季后赛,年轻的选手们聚在一起,尽管不能喝酒但还是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可以代替的。

下次一定不能给他吃任何含酒精的东西。叶修看着桌子上那几块包装的很漂亮的巧克力糖,突然蹦出一个荒谬的想法。

……这玩意儿,不知道吃了能酒后乱【哗——】么?

哦,得了吧。别说他满脑子都是什么有色废料,事实上光是自家战队里想对这个青年下手的人就不只他叶修一个。而如今乔一帆就躺在他怀里,毫无防备安安稳稳的睡着——他不想当柳下惠,一点儿也不。

更何况现在是凌晨,其他的人已经离开这里只剩下他跟乔一帆独处,小阵鬼没有忍受住糖果的诱惑,在吃了几块酒心巧克力后成功的晕在了前辈的怀里…不省人事。瞅瞅,这是个多么好的环境,尽管主角之一并不清醒,但暧昧的时间跟两个人几乎毫无间隙的坐姿仍然让人浮想联翩。

然而这不是个好时机,叶修有些遗憾。这个后辈平时虽然表现得腼腆而且有些害羞,但并不是个对周围情况一无所觉的人。不然微草的魔道学者早就把人叼走了哪儿还轮得到他?


在赛场上无往不利的教科书此刻已经陷入了爱情的烦恼中,而那个罪魁祸首还睡得香甜并不知道自己的队长【前】已经在构思一个针对自己的完全攻略了。

然而叶修不知道的是,他将人成功拐到手并没有他以为的时间,并且在他的某种可怕属性暴露前,他怀里的人将给他一个更大的惊喜。
—Fin—
好了已经没有了_(:з)∠)_原本只是想写个小段子我是在干嘛…
结尾略仓促因为我实在编不下去了QAQ
顺便酒心巧克力是爱上你的意思哟,尽管我完全没有写到_(:з)∠)_
总之谢谢姑娘们的观看!么么哒!

【全职】【all乔】痴汉三十题(21—29)

全职高手乔一帆中心三十题,主兴欣乔,微量周乔王乔高乔
这里懒癌晚期的死宅阿杰
ooc注意……
你们猜猜30题在哪儿【ntm】

——————————————

21、求爱
99朵香槟玫瑰跟铂金戒指,还有B市三环以内的房产证,亲爱的一帆选一个吧!
「……都给我滚出去!」
22、微热的视线
每次比赛的时候,乔一帆总会被集火,各种意义上的
「……要不还是让一帆重新练个刺客吧」苏沐橙跟唐柔看着一众视线集中在乔一帆身上的对手不约而同的想
23、睡颜
这次轮到安文逸成为被一众大神追杀的对象了
「果然还是单人宿舍最好了啊…」
24、对方的衣物
世锦赛结束后,乔一帆收到了数件国家队的队服
25、索取
「一帆啊,再给哥倒点水呗…」
「老叶你是肾虚啊,喝这么多水!」
26、你的声音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一帆嗓音沙哑然后还带着哭腔跟哥说不要……
某教科书被满脸通红的后辈捂住了嘴
27、对你的执着
微草的魔道学者你们够了啊,总抓着兴欣的阵鬼是几个意思……
28、强吻
……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惩罚咬pocky应该不属于这个范围吧?
一帆!小天使你醒醒,那个蓝雨的小鬼都把舌头伸你嘴里了!这已经不是游戏的范围了喂!
29、贪恋的温度
冬天的时候包容兴总喜欢把乔一帆整个儿圈在怀里,十分暖和
也特别方便吃豆腐